【两会人物】爱“较真”的监督者

  个人简介严以新,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中国致公党中央委员会副主席,十一届全国人大教育科学文化卫生委员会委员、十二届全国人大教育科学文化卫生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国家教育咨询委员会委员。 

  对严以新的采访,是从一道简单的数学题开始的。

  两次全国人大常委会的执法检查、3个专项调查、两次调研、7次全国人大常委会会议,每次活动的时间都在一周左右,总共是13周左右;再加上每年1次的全体会议和平时的委员会主任委员、副主任委员会议,各两周时间,这么算下来,过去一年的52周里,同时身为致公党副主席、国家教育咨询委员会委员的严以新,把近三分之一的时间都放在了人大工作上。

  “所以,我觉得接受你的采访谈谈人大工作,倒也合适。”严以新笑着说。

  学者出身的他,给人的第一印象是严谨、细致。在一个半小时的采访过程中,他的坚持,甚至是有些执拗的坚持,更让人印象深刻。

  热衷发现问题 

  去年,严以新参加了两次执法检查,每次都被指定为小组长。“既然让我当组长,那当然要好好备备课”。

  曾任大学校长的严以新做起功课来,真不是一般的好,查资料、听讲座,还会主动要来专业书籍研读。“我备课一般就做好两个方面,一是抓住关键问题,二是要有自己的想法,多想想采取什么样的工作方式才能知道真实情况”。

  于是,他带队的执法检查组,经常会有各种出其不意。在食品安全法的执法检查中,刚到第一站,当地一位领导就拍着胸脯说,“我们这里肯定没有问题,放心查”。没想到,在计划中的检查项目结束后,行车途中,检查组突然叫停车辆,随意走到路边几家餐馆进行了临时检查。转一圈下来,虽然大问题没有,但小问题一堆。这让当地领导闹了个大红脸。

  严以新告诉记者,对于人大的执法检查,当地都会做一些准备,“现在的问题是,有时候会准备的‘太好’。那还怎么了解实际情况?执法检查不发现问题,还有什么意义呢”?

  在今年的全国人大常委会工作报告中,六个环节的执法检查工作流程首次出现:选出经济社会发展中亟待解决、人民群众普遍关心的突出问题作为执法检查题目——由委员长、副委员长担任执法检查组组长,带队赴地方开展检查——全面报告执法检查情况——认真进行审议,同时选择部分展专题询问——推动改进实际工作,督促“一府两院”认真研究处理,切实解决突出矛盾和问题,有关专门委员会进行跟踪监督——要求“一府两院”报告整改落实情况,常委会根据实际情况安排进行审议。通过这六个环节,形成对法律实施情况的全链条监督工作流程。

  对此,严以新在表示赞同的基础上,认为还有改善的空间。在他看来,第五个和第六个流程应当对调。“因为在‘一府两院’没有落实整改情况的时候,专门委员会是没法进行跟踪监督的,应当是6个月之后,根据其反馈的意见再进行”。

  严以新开玩笑地说自己是个“学究”,所以有时候很“刻板”。每次听取相关部门做情况反馈报告时,他都会拿出执法检查报告逐项进行对比,看哪里做的好、哪里做的不好。“我觉得,反馈报告不用说太长,就针对执法检查报告中提出的问题以及常委会会议中委员的审议意见进行回应就好。换句话说,对应性一定要强。对于报告中提出的问题,到底能解决多少?下一步打算解决多少?哪些是暂时无法解决的?这些都要说清楚”。

  让严以新感到满意的是,从目前来看,“一府两院”的反馈情况报告对90%的问题都做出了回应,“至于深度够不够,再另说。这些都可以在下一步的工作中做打算”。

  琢磨监督实效 

  严以新是全国人大教科文卫委副主任委员,联系科技和教育领域。参加执法检查的次数多了,特别善于思考的他开始琢磨起人大的监督工作。

  很长时间以来,执法检查报告提交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完后,由国务院办公厅书面转交国务院有关部委的反馈情况报告。

  “按照法律相关规定,国务院有关部委可以口头向全国人大常委会汇报反馈情况。” 严以新说。仔细研究了相关法律规定后,在一次会上,严以新开始“较真”,他坚持自己的意见,提出一定要让国务院部门当面向委员做反馈情况的报告。

  严以新的意见被上级采纳并进行了研究考虑。很快,人大执法检查工作有了令人意想不到的变化。

  在2015年的首个关于职业教育法的执法检查中,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张德江亲自带队,亲自任组长,亲自向常委会作执法检查报告,创下了本届常委会的多项“第一次”。2015年6月30日,张德江主持专题询问,国务院副总理刘延东率教育部、国家发展改革委员会、财政部、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工业和信息化部、国资委等部门负责同志到会听取意见、回答询问。

  对于监督工作,严以新认为,法律的执行力度要加强,尤其是法律“最后一公里”问题,一定要解决。严以新说,以促进科技成果转化法为例,为了配合这部法律的实施,又出台了30多部配套措施。然而,到基层听取意见反馈时,很多科研单位的一线人员说,他们根本没有感受到这部法律带来的“温暖”,好像还是离法律很远。

  “法律的‘最后一公里’就是要实现抓铁有痕,要像木板钉钉子那样,否则法律出台得再多也没用。”严以新说。

   学习从未停止 

  严以新的手机,除了发挥通讯功能,更重要的是成为他的资料库。每次参加调研活动之前,严以新看完相关文件资料后,都会全部下载到手机上,以方便随时查阅。

  被问及是不是一个特别爱学习、爱研究的人,严以新笑了笑说,只能说自己比较喜欢看书。不管多忙,他每天都要抽出点儿时间看书。

  采访时,记者看到他的桌上放着一本历史类书籍。“这是一套书,一共6本,我已经看了5本了。还不错”。但严以新最喜欢看的,还是有关中国经济形势的书。一次偶然机会,他去北京西单图书大厦逛了逛,想买点儿经济类书籍看看,最后却空手而归,因为翻了几本畅销书后发现,基本上都是他看过的。

  除了经济、历史这些“传统正派”书籍,像《三体》这样的热门潮流小说,他也会饶有兴趣地拿来读读。

  看书之外,严以新还很喜欢观察,也善于观察,能从一些普通的现象中发现问题。比如,他发现马路上的栏杆越来越多,立在人和车之间的、立在车跟车之间的、立在人行道和花坛之间的。“从某种角度上讲,栏杆越多,也意味着道德水平还有欠缺。目前诚信体系方面也确实还存在问题,这在执法中就会很要命。因为,如果不讲诚信的话,只要法律有一点漏洞、有一点没有关注到,就会有人想着钻空子”。

  采访最后,严以新翻看了今年的全国人大常委会工作报告,计划中的6个执法检查,他所在的教科文卫委占了两个。今年,注定又是他继续“泡在人大”的一年。

本网站由TRS公司提供技术支持-中国致公党版权所有京ICP备1001284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