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
重男轻女的娘

    

  娘是世界上最重男轻女的娘。 

  这话不假!娘这辈子生育了11个孩子,可活在世上的却只有7个,六女一男。所以,娘对儿子的爱远远超过了对女儿的爱。从某种层面来说,这种情感似乎可以理解也可以接受。所以,娘最经典的口头语是------我就是重男轻女,我宁愿看儿子的屁股都不愿看女儿的脸······好吧,重男轻女到如此公开透明,我们除了“认命”,还有什么话说呢? 

  弟只比我小一岁。或许说感受母亲的重男轻女,我比所有的姐姐都来得强烈。小时候,每次到桥头吃早点,我只吃花生浆配馒头,而弟,却是一碗飘着鸡蛋花的花生浆,再加一个包子。家里有鸡腿的时候,全是弟的份,我没有。身体发育那几年,弟总有盐鸡吃,而我,连口鸡汤都没有······ 

  这就是我娘! 

  我和弟是同一年上小学的。然而直到我初中毕业了,弟才小学毕业。从五年制留级到六年制,这是弟辉煌的小学生涯。当然,弟的初中也是无法无天无可奈何的―――成绩糟烂,根本就毕不了业! 

  当弟轻描淡写把这消息告诉娘的时候,娘在第一时间朝她的女儿抓狂了:你们是怎么当姐姐的?你们都没关心他?他毕不了业,传出去你们怎么见人啊······这“怎么见人”的是毕业不了的弟弟跟我们姐妹啥关系啊?都不知道娘的理论是从哪里来的!为了不让娘整天唠叨,也为了这个不成器的弟弟,姐姐们只好托三找四,终于让弟弟顺利拿到毕业证书!为了让弟弟走出社会找事做更顺利一点,又帮弟办了张夜校高中毕业证书!所以现在一说起自己的“文凭”,弟总是厚着脸皮回答说:“我的文凭,都是买来的······” 然而娘却一脸自豪:青春年少不捣蛋,怎么能当男子汉?  

  这就是我的娘! 

  从学校毕业后的第一份工作是姐夫帮他找的:学修车,离家不到两公里! 

  弟上班后似乎安静懂事了不少。可这边,娘就不放心了,吃饭时怕他饿,没准时回家睡觉怕他累,叨唠了几天后的一个晚上,弟还没回家睡觉,娘一个人拿着手电筒,跌跌撞撞地往弟的修车场找。远远看见弟拿着电焊还在修车,娘的眼泪一下子就出来了:“娃,咱不做了,这活太累,回头再找一个轻松点的······” 

  弟的第一份工作就这样“罢休”了! 

  而事实上,当弟还在学校当混世魔王的时候,比他仅大一岁的我,早已经半工半读来维持这来之不易的学习生涯了。我做过遮阳伞的裁缝,到海产品加工厂剥过鱼,到鞋厂当过流水线工人,花镜厂做过镶边工,公交车站卖过车票,冷冻厂转过三班倒······等等!我打工的这日子,娘从来都不去关心或过问,她的原则很简单:赚得到学费就读书,要不然,我们村里的女孩子都已经在赚钱了······印象最深的就是暑假到冷冻厂转三班倒。那时,冷冻厂在离家近五公里,九十年代初的公路还没扩建,路的两边都是参天的松柏,没有路灯。轮到晚班回家已经是午夜12点了,然而不管我回家多晚,娘都不会到村口去接我的,反倒我得轻手轻脚的洗漱,再把衣服洗好才上床睡觉。这些,娘都知道,但也仅仅是知道罢了! 

  记得有一回也是夜班,没有月亮没有路灯的公路寂静得可怕,伴着工友们三三两两的骑车声,我骑到前面,有点归心似箭的感觉。突然从背后窜出一个黑影,猛地一伸手朝我胸前一击,我连人带车猛地晃了一下,一下子就懵了,连尖叫声都喊不出来!好在那黑影嗖地一下子就骑走了,我的眼泪却再也没忍住,边骑边哭······可回家后,家,依旧一片寂静。我回过神来,默默地擦掉脸上的泪水,又默默地把这件事吞到自己的肚子里去······直到我为人妻为人母后偶然跟娘说起当初的经历时,娘才知道这件事,“你不说我哪里知道?”娘还坚持为自己辩护道。“我若说了,你会像担心弟弟一样担心我吗?”我问。“那倒不会!一直觉得你们姐妹都比弟弟能干,一点也不需要我操心······”娘直言不讳!娘啊,难道在你心里,儿子才是你的孩子,女儿就不是吗?难道你不知道女儿要比儿子需要更多的保护吗? 

  这句话,一直忍住没敢对娘说! 

  就这样,直到我幼师毕业后参加工作,娘都不为我担心什么。而弟,却在娘一而再,再而三的担心下,换过了各种各样的工作:太重的不要,太脏的不要,有机器危险的也不要······哪怕是结婚生子了,依旧不得消停。如今弟也不惑之年了,娘还在一边唠叨:娃啊,你上班要上心啊,现在工作不好找······ 

  如今,已经78高龄的娘跟弟住在一起,她对弟的宠溺倒也宠出一片祥和,母子关系亲密如初。这不,每天一大清早娘就去市场买几个包子几两瘦肉,因为“弟爱吃”,家里有好吃的,也得给弟收着,然后告诫她的两个孙子:“这是留给你爹吃的”,里里外外老两口也都帮弟收拾利索,因为“你弟啥都不会”。四十几岁的人了还让娘当孩子一个宠着,我们只能感叹:娘啊,你实在是太偏心了······ 

  如今二胎政策又放开了,崇尚多子多福的娘就劝我再生一个!我一听就乐了:“娘啊,我都四十出头了生不出娃了,要不,我抱养一个吧!”娘一听急了:“自己能生就自己生,千万别抱养别人的孩子,养母难当啊!”我猛地一愣!娘有点哽咽:“这辈子,你们姐妹都怪我偏心,重男轻女,如果你弟是我亲生的,我会这么累吗?养别人的孩子,得比养自己亲生的孩子要付出更多的心血啊······” 

  我的眼眶一下子就红了! 

  是的,弟是抱养的孩子,他来我家时已经一岁了,为了养这儿子,娘把自己亲生的女儿,我的小妹,刚满月就送人了······ 

  但是,娘,这辈子,你真的是世界上最重男轻女的娘了······ 

本网站由TRS公司提供技术支持-中国致公党版权所有京ICP备10012841号